戰犯鈴木啟久這是日本戰犯鈴木啟久的部分筆供。“日本戰犯的侵華罪行自供”——以灰藍色磚牆為背景的頁面上,十一個深灰色的大字莊重而醒目。用中英兩國文字撰寫的網頁說明下方,一張日本戰犯鈴木啟久的黑白照片鏈接著第一份在網上全文發佈的戰犯親筆供詞。
  在“盧溝橋事變”77周年即將到來之際,中央檔案館從館藏檔案中選取經最高人民法院審判的45名日本戰犯的親筆供詞檔案,首次通過互聯網向社會全文公佈,以無可辯駁的證據,揭露日本侵華期間犯下的反人道、反人類、反文明暴行。專家表示: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重提不堪迴首的過往,是為了銘記歷史教訓,防止悲劇重演,更好地開創未來。
  A 正義審判
  1109名日本侵華戰犯45人被起訴
  首個被公佈筆供檔案的是任侵華日軍陸軍中將、第117師團長的戰犯鈴木啟久。在他的筆供內容提要中,網友可以清楚地看到發生在數十年前的纍纍罪行:1945年,在“蟠居地區命令設立所謂慰安所,並引誘約60名的中國婦女和朝鮮婦女任慰安婦”;“在侵略中國期間”,“只我個人的記憶即殺害了5470名中國人民,燒毀和破壞中國人民的房屋18229戶,其實際數字很(可)能還多”。
  其他44名日本戰犯筆供原文及中英譯文,將以一天一個的頻率密集“上網”,以無可辯駁的證據,向世人揭示日本侵華期間的暴行。
  從筆供內容看,45名日本戰犯在中國犯下的主要罪行包括,策劃、推行侵略政策,製造細菌武器、施放毒氣,進行人體活體試驗,屠殺掠奪資財,毀滅城鎮,強徵慰安婦、強姦婦女,驅逐和平居民等一系列違反國際準則和人道主義原則的令人髮指的罪行。
  新中國成立後,共接管和關押日本侵華戰犯1109名。1956年,在押的1017名罪行相對較輕、悔罪表現較好的日本侵華戰犯被先後分三批免予起訴,並立即釋放。職務較高、罪行較重的45名日本侵華戰犯,則被提起公訴。
  B 戰犯懺悔
  “我的罪行是歷史上無可否認的事實”
  筆供、口供材料,檢舉、控訴材料,前往犯罪現場實地調查,聽取受害者和目擊者的證詞……每一個戰犯的罪行,都經過了廣泛且細緻的調查認證,並形成《偵訊總結意見書》。
  “每個戰犯都在《偵訊總結意見書》後面,對其罪行進行確認並親筆簽名,在此基礎上再對45名戰犯予以起訴。”中央檔案館副館長李明華介紹說。
  面對罪惡的戰犯,中國人民回報以寬恕。當年,45名戰犯被從寬處理,分別判處8年至20年有期徒刑。服刑期間,中國政府允許戰犯家屬到中國探視。
  “我們在過去由於所受的升官和軍國主義的教育,走錯了真正愛國的道路,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甚大的苦難,在聖戰的外衣下進行了許多慘無人道的行為。現在既然認識到這點及戰爭的凶惡,就應以直接侵略中國的負責人以及作為人的立場必須贖自己的罪惡。”戰犯城野宏對前來探視的妻子城野綾子說。
  面對正義審判,所有被告戰犯在受審判的最後陳述中,都承認了起訴事實,並作出懺悔。“我的罪行實在是無比凶惡和殘暴的,它是已經寫在歷史上的無可否認的事實。”戰犯長島勤說。戰犯上阪勝說:“我所犯下的罪行比起訴書所提到的還要多,應該說是犯下了滔天罪行。”
  C 抹殺歷史
  相當一部分日本普通民眾不說“侵略”
  數十年過去了,日本戰犯的筆錄字跡依然清晰,但是,日本戰後出生的人對軍國主義給亞洲人民造成的苦難記憶已經模糊,而近年來日本當局將歷史任意打扮,在教育、宣傳等方面不斷推卸戰爭罪責、美化侵略行為。
  多位到過日本的學者表示,如今,相當一部分日本普通民眾只稱“那場戰爭”或“大東亞戰爭”,而不說“侵略”;只知東京大空襲,而不知日軍對重慶平民無差別的轟炸;只談廣島原子彈爆炸造成20餘萬傷亡,否認日軍南京大屠殺戕害30多萬人。
  從事“慰安婦”問題研究的上海師範大學教授蘇智良表示,日本執政當局一方面在歷史問題上頻造事端,一方面在軍事安全領域採取前所未有的舉措,企圖推翻二戰成果,“這是十分危險的信號”。
  有關專家指出,日本執政當局如果在開歷史倒車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將帶來一系列嚴重後果。以青年一代為例,現在的日本青年沒有經歷過戰爭年代,對歷史的初步認識主要靠學校的歷史教育。一旦接受錯誤史觀,日本年輕人將如何與亞洲鄰國的民眾相處?
  摘錄
  戰犯鈴木啟久筆供
  “1942年10月,對灤縣潘家戴莊1280名的農民採取了槍殺、刺殺、斬殺及活埋等野蠻辦法進行了集體屠殺,並燒毀了全村800戶的房屋。”
  “我為了試驗以空氣註射殺人的方法,於1945年春在懷慶的師團野戰病院命令‘進行試驗’。”
  “1945年,在蟠居地區命令設立所謂慰安所,並引誘約60名的中國婦女和朝鮮婦女任慰安婦。”
  戰犯大野泰治供述
  “1935年8月兩個月,從以橫島河子為中心的地區逮捕許多中國人民,其中26人禁拘於警署,用毆打、灌涼水、捆弔等方法拷問。其中2名抗日思想濃厚的由石田斬殺,將頭烤焦,用腦漿配藥送來哈爾濱,我吃掉了其中一個。”
  戰犯永富博之供述
  “1944年7月,任霍城保安隊指導官時,開設慰安所,目的是用來把保安隊士兵麻醉於女色,杜絕其逃走,況且我自己亦可公然來滿足獸欲。”
  人民日報署名文章:
  不能任由日本肆意衝擊國際秩序
  鐘聲
  常言道,紙里包不住火。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險惡用心和潛在危害,國際社會看得清清楚楚。
  日本在軍事安全領域的政策動向直接關係到日本國家發展走向,也事關地區安全環境。中方將繼續密切關註日本有關動向,堅定維護國家安全和地區和平穩定。
  以日本無條件投降為重要標誌,世界人民在反法西斯戰爭中獲得了輝煌的勝利。然而,當這場戰爭已經結束近70年時,正義與邪惡的較量仍在繼續。否認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侵略戰爭、殘害亞洲人民的歷史罪行,參拜供奉二戰甲級戰犯亡靈的靖國神社,有步驟地急切架空和平憲法……日本在危險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更加令人不安的是,安倍晉三竟然在公開演講時口出狂言:“如果大家想把我叫做右翼的軍國主義者,那就請便吧”。試問,一個不停為日本軍國主義侵略歷史招魂、到處招惹事端的政客,有勇氣給自己插上如此惡劣的政治標簽,那麼,還有什麼事情是他不敢乾的呢?
  日本公然挑戰公理正義、肆意衝擊戰後國際秩序安排,是一種清算,也是一種反撲。從這個意義上講,對日本右翼勢力種種冒險之舉當頭棒喝,就是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成果的捍衛,對戰後國際秩序安排的維護。這種道義擔當和歷史使命不可或缺。否則,日本會徹底失去現實感,進而將國際關係體系當作恣意妄為的自留地。
  專家聲音
  互聯網公佈戰犯筆供
  可讓更多人瞭解歷史
  再過3天就是日本帝國主義全面侵華戰爭肇始的“盧溝橋事變”77周年紀念日。就在3天前,日本安倍內閣突擊解禁了集體自衛權,開啟了再次發動戰爭的“可能性”之門。
  “中方在這樣一個時間點、採取互聯網的方式公佈了戰犯本人寫的筆錄原文,一方面透過戰犯本人寫的筆錄表明侵華事實不容置疑,一方面警告安倍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可能給本國和世界人民帶來的災難,而用互聯網的方式則可以更大範圍地擴大影響力。”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副館長李宗遠說。
  “此次公佈的戰犯罪行自供與之前公開的大量客觀史料有很大不同,是這些戰犯經過思想改造、良心發現而主動供述的罪行記錄,是從人的角度還原歷史原貌,能讓更多的人包括日本民眾有機會瞭解到一個真實的歷史。”中國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前所長蔣立峰說。
  網友微評
  @見怪8怪:這不是拉仇恨,這是歷史。
  @sarah0011:請正視歷史,珍惜和平。
  @吉林傅華:這一舉措非常好。應該讓中國人民尤其是青少年一代知道當年日本軍國主義的滔天罪行,更應該讓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當年日本軍國主義對人類犯下的不可饒恕的罪行!
  @Sue1213LX:看得我好想哭,翻譯成日語吧,讓日本民眾看看他們的“英雄”。
  @SHENG期待幸福GE:翻開二戰歷史所造成的傷疤和傷痛,讓人久久不能平靜,那段悲慘的歷史是中華民族的恥辱史。
  @花落:永遠不要忘記這些歷史,這些事實時刻都在提醒我們“和平”和“自強”有多麼重要。
  本版文圖均據新華社  (原標題:他個人記憶中即殺害了)
創作者介紹

fans

rt67rtte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